《首都文学》1213期‖湖北作家云飞扬:告别八月

分类: 小鸟云折扣卷 发布时间:2018-09-09 11:49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散文)

云飞扬 (湖北宜昌)

夜航,跨零点。风轻云淡,皎月当空。

21:30分,代主任接到儿子从遥远的城市打来的电话:“爸爸,你在干什么呀?”

“我在加班……”话刚一出口,隔壁飞行大队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

“进场!”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目送飞行员们提着飞行包神气地跨上进场的大巴车,耳膜里又传来儿子嫩稚的声音。

“晚上为什么还有铃声呀?我们上课和下课的时候才有哩。”

“是叔叔们去飞行,到机场去。”

“那真好,晚上没有小鸟”,他突然惊讶小家伙怎么会说出这样莫名奇妙的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飞机怕小鸟,飞行速度快,在空中撞到小鸟就很危险,我从《十万个为什么》里看到的。”

他想起一个月前去外地出差,给儿子买的书,没想到小家伙会记这么多。

“那晚上有猫头鹰吗?猫头鹰会撞飞机吗?”

代主任顿时无语。前几天飞航行,飞机在航路上撞鸟,所幸没有大碍。把飞机滑到停机坪关车后,机务的同志检查到飞机的雷达包上有一滩血迹,分析是空中撞鸟了,立即报告,场务连的战士也增大了机场驱鸟力度。

据专家介绍,一只1斤重的鸟在与时速800千米的飞机相撞时产生的冲击力大约为150千克,而飞机在天上飞,谁会预测到哪一个起飞、降落不会有鸟害呢,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忧虑……

“爸爸,你听了吗?”

儿子的催促打断了他的思绪,“哟,我在听。”

“那晚上有没有猫头鹰?”

“鸟怕声音,飞机声音大,把它们都吓跑了。”

“那真是太好了!”……

其实,在空军基层团级政治机关工作,需要做的事很多。作为担负空军后勤保障任务的航空兵场站部队,工作内容繁杂,简直说就是一部百科全书。几个月前,上级安排政治处王主任学习补训期间,部队接连领受了几项紧急空运任务,政治处人手少,代主任既当领导又当干事,上下班连轴转。代主任白天协调团、站领导、保障单位及地方政府开展飞行后勤保障和部队政治工作,晚上熬夜写材料,频繁奔走在机关、基层和驻地党政部门之间。

这样不到两个月下来,他经常一对熊猫眼,人也瘦了一圈。虽然工作辛苦,但代主任却乐此不疲,干劲十足,赢得了站领导和上级机关好评,大伙也很服气。

但是,做的事多了,难免不会没有纰漏。王主任补训一结束,第一件事就是与代主任商量,决定在政治处开展一次整顿,并特别提到“站长叮嘱政治处要认真开展一次整顿,好好整一整”。说来话长,就在王主任补训学习结业前三天的一个晚上,上级临时通知几位空军首长要搭乘飞机赶赴空运前线。

当天晚上,代主任一直忙到凌晨三点才离开办公室,审查汇报材料、盯着宣传干事接通照相机和摄像机的充电电源、一遍遍对照工作组名单,核实会议桌签、文件袋。三番五次催促电影队的战士准备会议横幅,直到各部门都汇报没问题了,代主任才揉了揉疲惫的双眼,踩着他那辆破掉牙的自行车“吱呀吱呀”地回宿舍休息。

可是,事情偏偏就这么怪,就在代主任认为不会出任何瑕疵的时候,站长的电话打到了他被窝里。次日清晨六点,晨曦刚划破东方的天空,距起床号吹响还有半个小时,站长早早地赶到了汇报会场。当看到会议横幅还没挂时,他委婉地问代主任在哪里,有没有来过会场。

代主任懵懵懂懂地拿过电话,随口说道:“谁呀?都准备好了。”当听清是站长的电话时,站长对他一顿好熊,什么“我都起床了,你们还在睡大觉”,“我就在会议室里,你还说假话”,“会场一个鸟都没有”……,容不得代主任插嘴做一句解释。

代主任憋了一肚子火,将座机电话打到了电影队,两个战士没在。又打手机,才弄清了原委。原来,两个电影队的两个小战士直到凌晨四点才做好会议横幅,考虑到天色太晚,又下雨,骑自行车去会场不方便,更怕影响他休息,就没有汇报,私自决定次日一大早去会场挂横幅。这两个战士平时工作积极,对他又很尊敬,代主任不好再发脾气,只是为自己感到憋屈。

自从负责政治机关工作后,吃苦受累不说,没有团站领导的待遇,而且还要夹在首长和下属之间“两头受气”。他想到给站长打电话解释一下,但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机。空军首长就要到了,站长一大早要去检查各部门和基层单位的保障落实情况,还是抓紧时间把工作做好再说。代主任又连忙骑着他那辆破自行车赶到了办公室,再一次认真地审查了会议材料和各小组准备工作,督促与会保障人员提前到岗到位。

检查组离队,对部队执行保障任务总体比较满意。总结会上,政委凌旭望讲评了保障空军首长乘机到空运前线的工作,对政治处承办会议材料、会务保障等提出表扬,对代主任的工作也给予了充分肯定。但站长在最后的讲话中反而又不指名地批评了代主任,说空军首长工作组保障期间,有的同志还在睡大觉,忽悠领导云云。代主任心里好象打翻了五味瓶,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和大多数军人一样,代主任结婚后和妻子一直分居两地。儿子三个月大时,由于父母和岳父母都不在身边,他们就请了远房的婶婶帮忙照看。代主任的妻子每天早早地从睡梦中将儿子摇醒,送到婶婶家。

儿子太小,还不会站立,妻子就用围裙将儿子兜在背上,骑着助力车奔波。一次,听到妻子讲背儿子骑车的话,他急了一通,“儿子那么小,你不怕他从你背上摔下来,要把儿子放在胸前,不能背着!”

也许,儿子从小适应了军人家庭的艰辛和成人快节奏的生活。也许,因为每天中午盼着妈妈哺乳,直到上小学,小家伙也没有午睡的习惯。

代主任的儿子一岁时,他调回母子俩所在驻地服役。然而,一家人相聚不到一年,他的妻子却又工作调动,去了另外一个城市。新家没有安顿好,儿子两岁后有半年时间是同他一起度过的。

部队晚上没有任务的时候,代主任会早早地赶到婶婶家接儿子。城市的路灯摇曳着他们的身影,儿子追赶着影子说说闹闹。走到两个路灯的交界处,儿子调皮地说:“爸爸,我们都有两个影子。”还未等到他接腔,小家伙又跑到远处喊,“我的影子比你高。”

从婶婶家到他们居住的家属院有将近两公里路途,一路上,代主任教儿子背古诗、数数字、学英语。路边的标语和广告词,小家伙都认得完完整整,还能背近百首古诗,会记50多个英语单词。那时候,是他和妻子最艰难,但也是与儿子最快乐的时光。

步行累了,儿子会忽然拦住他,把他拉到路边的台阶前,扯住他的衣服。正疑惑小家伙要玩什么新花样时,儿子手脚并用地爬上台阶,两只小手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小嘴里不停地嚷嚷“爸爸背,爸爸背。”

回到家属院,邻居们在路灯下歇凉、聊天,看到他们,家属院的大妈笑着问他儿子,“你想不想你妈妈?”儿子天真地说:“我妈妈在外地上班,星期天就回来看我了。”

一大早,儿子早早地爬了起来,要和他赶往婶婶家。他着急回部队,匆忙与婶婶和儿子告别。这时候,小家伙很听话地牵着婶婶的手,“爸爸,BYE-BYE”,又一遍遍地重复着“晚上下班早点过来接我”。

有一次晚上去接儿子,婶婶笑着对代主任说,“我们家孩子可厉害了,今天上午把邻居家的小丫头教训了一顿。”原来,儿子从小腼腆,婶婶邻居家的小丫头经常欺负他。这一次,儿子又被小丫头在脸上抓了一把,小家伙从婶婶家捡了一把扫帚,追赶着把小丫头赶走了,还吓得不敢出门。代主任和婶婶家的邻居纷纷哈哈大笑。从此以后,两个小孩子在一起玩耍,充满了和谐与欢乐。

代主任业余时间在家属院里开了一块荒地。儿子拖着小小的玩具铲挖地,非常仔细地种下一粒粒花生、玉米,还一边浇水一边问他,“爸爸,是不是花生和玉米长大的时候,妈妈就会接我到她上班的地方上幼儿园了?”

童稚可爱,童言无忌。儿子从两岁半开始上幼儿园,由于年龄小,小学不接收,就连上了两个大班。代主任的妻子去上班,每天早早把儿子送到幼儿园。儿子打电话经常自豪地告诉他“我们老师总是表扬我第一个到学校”。听到儿子的话,代主任鼻子一阵阵发酸,是啊,生活让军人的孩子从小就更懂事。

休假在家,代主任翻看儿子的作文本,看见小家伙写着,“我有一个理想,长大了要当飞行员,开飞机在天上飞。天上有白云,像蘑菇(“蘑菇”两个字不会写,用的是汉语拼音),一朵一朵,太漂亮了。”儿子用粉色的卡纸制作了自己的名片,有姓名、学校、班级,最后一栏的理想里,赫然写着“飞行大队长”。

捧着儿子的“作品”,他心中不由腾过一股热浪。妻子在一旁忙不迭口地说,“儿子的心野着呢,他刚开始时写的是‘飞行中队长’,后来看到同学写了‘少先队大队长’,又改了‘飞行大队长’。”

代主任逗着问儿子:“你的理想为什么不是‘少先队大队长’呢?”儿子跑到他身边,“当飞行员才好哩!”

代主任高兴地抱着儿子转圈,直到小家伙连声大喊,“爸爸,放我下来,把我抱疼了”。待把儿子放回地面,小家伙却又闹着要和他比赛打“地转”。

“地转”是一种简单的平衡运动,双臂交叉,用下面的手抓住身体另外一侧的耳朵在地面转圈,检验小脑前庭稳定性,增强人体平衡机能,对飞行员锻炼空中负荷抵抗能力非常有效。

小家伙一口气连转了50多圈,还意忧未尽,缠着要和他比赛。末了,又沿着客厅的茶几转圈圈。儿子骄傲地告诉他,老师让小朋友们表演节目,他登台表演了武术,还背诵了岳飞的《望江红·写怀》,老师还当场表扬了他呢。

代主任第一次带儿子坐飞机,是儿子幼儿园时的一个暑假。和妻子带儿子到他上班的城市游玩,赶巧有运输机飞行训练。经请示,他们搭乘便机随行。飞机升空后,儿子一动不动地爬在机舱的了望口上看天、看云,眼睛累了也不肯离开。

儿子偷偷地站在驾驶舱门口看飞行,又悄悄地爬在他耳边说:“飞行员叔叔真了不起,可以在天上飞,比小鸟飞得还高。”

航行中飞机遇到气流,颠簸得厉害,同行的几个家属呕吐不止。小家伙却一点也没有反应,还笑着告诉我,“好像坐船一样,真爽!”

儿子爱画画,最喜欢画飞机。每次都像模像样地在机舱里画一个小人,还仔细地画上飞行头盔,用彩笔填上八一红星。开心地说,“我喜欢中国空军,空军飞行员才是最棒的。”

每次顽皮,他都警告儿子,“不听话长大就不能当飞行员,飞行员都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小家伙连忙立正,敬礼!“YES,SIR!”童趣滑稽,惹人捧腹大笑。

连续几天,王主任和代主任带领政治处的同志们进行整顿,反思工作漏洞,开展对照检查。代主任带头检讨了自己的工作,当他将整顿情况和同志们的对照检查材料报告站长、政委时,站长说“知错就改就是好同志”。私下里,大家议论纷纷,说这次整顿其实是王主任树立威信,借站长的话打压代主任的一次行动。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王主任刚从外单位调入,对站里的情况不熟悉,加之一到任又去学习补训,平时大家见到他一口一个“代主任”,好象真没把王主任当成政治处主任。

其实,私下里王主任和代主任关系很不错,俩人在军校时就是老同学。王主任赴任之前,代主任就与他电话交流了很多,介绍了站里的一些情况,王主任倍感欣慰。到任后,两位正副主任关系密切,王主任也很佩服他这个老同学,多次在处务会上说“代主任帮了我大忙”。

王主任慢慢适应了政治处的工作,代主任感到压力小多了。每天上班,送到办公室的文件少了,烦心的事也没有了。当王主任提出让他休息几天,代主任总笑着说“没事,没事”。他每天早早地来到办公室,督促办公室的工作,和同志们说说笑笑,帮写材料的同志把把关,按照办公会的安排,走访地方党政机关,渐渐心如止水。

然而,机关工作的清闲并非常理,就如一汪平静的江河,水面下永远暗流浮动。一直在机关工作,代主任清楚如果一个人成天没有事做,说明他会逐渐淡出领导的视线,也许会永远失去这份工作。连续几周,代主任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被强悍的猎手驯服,静静地倦曲在温暖的棚圈,悄然等待主人的召唤。他渴望出征,当看到王主任给其他同志布置的工作任务完不成,而自己成天无所事事的样子,就主动要求工作。王主任笑着说:“工作的事让股长、干事去做就好了,我们做领导的把把关就行了。”

代主任私下对王主任的工作方法有看法,但想到自己不再忙忙碌碌,也难得轻闲。当股长、干事的材料一次次被站领导否定,并听到干事们在聊天时说“我不怕失败,宁愿在永远的前行中倒下”时,他的野性再一次被激发。代主任焦灼如七、八月天的骄阳,连喉管里也冒着烈焰。代主任性格要强,不愿服输,渴望出征。他难耐终日按部就班,在枯燥疲乏的岁月里打更守座。他经常说,与其在浑浑噩噩中一天天度过,还不如捋开袖子大干一场。代主任野性的思维在灵魂的刀光剑影中出鞘,让积蓄了一夏一秋的能量,在轰轰烈烈中爆发,让生命涅磐,即使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他主动请缨为站长、政委写了几份材料,后来接连被军区空军转发,在场站机关引起一片不小的轰动。参谋长悄悄找到他,“代副主任,你能不能消停点。你们政治处这么能干,我们司令部怎么办?还要不要同志们活了。”代主任哈哈一笑。

代主任也清楚,王主任到任后,他提升的空间会越来越小,未来的命运无非就是转业离开部队。想到脱下心爱的军装,代主任不由黯然伤神,也多次与王主任、参谋长交流。两位司政机关领导也给他出点子,让他努力争取,能否到其他单位任职。

休假期间,代主任在陪伴儿子期间,每天写一篇《休假日记》,休假结束竟然结成了一本小册子。当时,恰逢军区空军举办家庭育儿征文大赛,政治处就将他的日记投了上去。后来,军区空军以《军人与育儿》为题将作品结集编发,分发到全军区空军部队。代主任的休假日记带着浓浓的墨香在整个军区空军巡演,时任航空兵师政委周成看到这篇文章后,让师政治部下发通知,要求全师政工干部传阅,每个人都要写写感想。

下班后,王主任找到代主任,悄悄拿出一瓶老白干。两个老同学就着一盘花生米推杯换盏,“老同学,以后发达了别忘我啊!”两位正副主任,两位军校的老同学,在夜色的军营里谈天说地,畅谈人生和未来,不知不觉间东方就露出了鱼肚白。

“昨夜风疏雨骤,浓睡不消残酒”,次日来到办公室,两人相对一笑,“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生活,在绿肥红瘦的岁月里被打磨得如此平凡和宁静。

“晚上机场里面的灯很漂亮,五颜六色的,那飞机上有灯吗?”

“当然有了。”

“那就好,叔叔就不怕黑了……”

电话煲了半个多小时,手机也发烫了。代主任见儿子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担心耽误明天上学,就对儿子讲“你长大还当飞行员吗?飞行员叔叔雷厉风行,说停就停。”

“什么是雷厉风行?”

“就是说不打电话了,早点休息。”

“YES,SIR!”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蜂鸣音,代主任心中陡然怅然若失……

【 后  续 】

一身戎装,半生倥偬。代主任的转业命令是次年五一节前下达的,渡过了清明节的战备值班,他还忙忙碌碌地为部队举办了一集新闻报道员集训班。按照政委凌旭望的话说,“我很感动我们场站的干部,责任心强,能够无愿无悔地站好最后一班岗。”

这个农家出身的孩子不惧失败。转业,无非就是转换一次工作岗位。离队前夕,场站凌旭望政委和飞行团郦海云政委还专门为代主任举办了告别宴会,又分别以航空兵飞行团和场站党委的名义,向驻地军转办送了推荐信,祝愿他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取得新的成绩。

代主任从军营转业到宜昌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后,铭记一名空军战士的执著和热情,很快融进了这个模范的集体。当年,正赶上单位创建“全国一等车管所”,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和他的同事们辛勤工作,积极努力,2012年、2014年、2016年、2018年,单位连续四届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一等车管所”。2014年、2016年,他所在的单位连续两届被公安部表彰“全国公安机关执法示范单位”。2014年,还接连荣获了“全国一等车管所”、“全国爱民模范集体”、“全国公安机关执法示范单位”三项全国大奖。2017年5月19日,他们单位被国务院隆重授予“模范车辆管所”的崇高荣誉,是建国以来宜昌市公安系统获得的最高褒奖。在此期间,时任所长罗金城、梅德宏分别走进庄严神圣的人民大会堂接受表彰,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等亲切接见。

代主任在新的航线上再次起飞,在这个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唯一的“模范车辆管理所”里尽情挥洒汗水和幸福,收获了满满的感动和成就。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由作者提供,特此致谢!音频由编辑选自网络。文、图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林    音   黄军胜   马西良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主        编:沉默味道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刘艳荣   禹艳芬   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李彦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欧荣开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栾    洁

专职编辑: 沈    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期执编:沈    默

《首都文学》1197期‖湖北作家云飞扬:八月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