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诗性智慧——高璨的诗

分类: 小鸟云折扣卷 发布时间:2018-10-13 06:19

山足够高了,云就小鸟依人了

外套搭在床尾

像一个人在没有去的地方

北方茸茸的绿

羞赧之春

原来多花了很多时间

当睡也睡不着

离开很久之人

突然回头叫我

出走者发现是我

空手栽培里程

在谋划远方这件事上

鸟的眼睛  风的耳朵

春天的山这么美

有根的树

六弦的琴

都走高速

每一条温暖的溪里

都释怀一位情人

山足够高了

云就小鸟依人了

却驶进隧道

我以为天黑了

却还在隧道

窗外松树

十二月从雾气中走来

或云  或雾  都属于远方

迁徙的日子  人间多了条河

阻隔目光

少了芦苇的白颜

否则就听得见野鸭  大雁

十二月慢慢变成十一月

像夏天慢慢变成春天

是位置的代替  而非倒流之岁月

冬天代替了秋站在这片土地上

唰的一下  大地就顺着暗流凉了

渐渐凉了

这世界的玻璃上睡着太多雾气

转眼间便听见落雪

一只钟表

一只挂在墙上的钟表

低头  它的脚下有一只大水缸

孤独是漂浮在水面的

钟表隐绰的影子

时光扭曲了

它摆了摆越来越纤细的腰肢

像在水中哭泣

孤独就是墙上那只钟表的目光

它不断向下瞧

孤独的羽毛日渐丰满

直到可以自如飞翔

孤独在屋中盘旋

它也渴望自由

它从窗口飞出去

远远的  不再回头

墙上的钟表  面朝下

径直落入水缸

其实并不存在什么孤独

发出璨的声音

给少女的诗

1995年出生。9岁开始出版图书,11岁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

著有《梦跟颜色一样轻》《夏天躲在哪儿》《阳光的脚步很轻》《我很像我,你愈发不像你》《出尘之美》《这个冬天懒懒的事》等作品。

图文 | 高璨

编辑 | 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