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云记】之小巧云迎来了春天

分类: 小鸟云代金券 发布时间:2018-06-21 16:10

【8.灾难难阻春天的脚步】

我前面讲女人们的处境不好, 那么男孩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不!男孩是一家人的希望,将来的顶梁柱,传宗接代的命根子。所以坏人们就更要想办法来抓去当毛子(人质),要家人出钱去赎回来。比如巧云的两个舅舅家的儿子都被抓走了。大舅家的小冬林,年幼丧父,一直跟祖母生活,是靠祖母养大,现已十三岁了。小舅家的名叫小喜欢,才出生四十多天,是全家人多年盼望的宝贝儿子。土匪的线人也知道小冬林是个孤儿,抓他找不了钱,但考虑到小喜欢无人带就顺手牽羊一起㧓了。孩子被抓,全家、全族甚至全村人都慌了,女人们哭得昏天黑地,男人们到处借钱,可惜家家都穷,一时还是无法营救。一直拖了一个多月才凑齐赎金,当小舅们去匪营赎孩子时,正遇小冬林隨伙夫买菜去了,想见一眼都不能,好无助好可怜的孩子哟,后来两年多后才逃了回来。小喜欢回来了﹗可惜已经瘦得皮包骨,不成人样了。最终这孩子还是恢愎不了,而越来越弱,直到闭上眼睛,离开这个黑暗的世界,被弄得人财两空,家破人亡。

这样一来,老百姓更是无心家务和生产,只是把儿女带得形影不离。

白天,向荒山索取一些救命的野菜、山药莫胶等块根。夜晚,大家就近组合在山上,共同把孩子们围在岩石间睡觉。那时野兽也经常出没,大人们为了防止这些祸害,只好轮换值班,保护孩子们的安全,过着风餐露宿的日子。

深秋了,气温越来越低.人们冷得无法坚持下去,只好分散回家自行解决困难。 娘把巧云和三姐带回家来,在屋后不远处的一个小岩洞里铺上一些苞谷草,让她们在里面过夜,离开并叮嘱她们不要怕,不准说话。包谷草粗糙又潮湿,刚躺下一会衣服都被浸润了,周身发痒,难受死了,那里还睡得着…

娘则在岩洞和小屋之间来回听动静,直到快天亮了才把两个冻得冰凉的孩子带回小屋来避避风寒。不管白天黑夜,娘都特紧张,总在屋前房后和两条路边的草丛中來回游动,就像老鹰撑开大翅膀,保护着她的幼崽一样。

最难过的还是冬天,大雪覆盖着大地,万亊万物都被埋在地下,人们连草叶都吃不上一片新鲜的。秋天收回来的粮食,由于久旱少雨,多数是瘪壳、半仁米.留到这时候,只有牲口吃根和茎,人吃叶和糠。

穿的破破烂烂,烧的倒不缺 就是平时拾回来树根和树枝。 只不过是烟雾弥漫,熏得人们直咳呛流泪。

有的人家饿急,,还打起小鸟的主意来,把一根筷子糸上细线,用筷子支撑一个簸箕边,然后再把线头拉到远处能隐身的地方,在簸箕罩着的雪地上撒一些糠,引诱那些也空肠饿肚的小花鸟来啄食 。

这时这狠心人把线一扯,簸箕失去支柱突然罩下,把小鸟雀们关住了,一阵忙乱,拔毛水煮,或生吞活咽,可怜美丽的小花鸟儿们尸骨无存,一个个活鲜鲜的生命就这么终结了!巧云再也听不到它们那独特的歌声了……心儿痛,泪长流。

雪凌太大,一层盖一层。 人们无力去岩洞中取水来用,只好撮岩石上的雪凌来溶化。那知水里面尽是杂质,很脏,还奇臭无比,喝在嘴里又腥又涩。

到了年关,爹和哥哥回来了,带来一升苞谷米、一只鸡、二两盐 。 全家人很高兴,爹说: 过年前,必须把一年的账算清还清了,“年关年关,不是过年是过关啊!

俗话说:‘叫化子也有三天残年,过年那几天,人们无论怎样贫穷,都还是有个笑脸,暂时淡忘了痛苦。乡亲们若碰面了也还互相打招呼,问问好。但好日子总是过得快,一晃眼就到了正月末。春天来了,大地到处一片新绿,暧和的风细细的雨,大人孩子都情不自禁地扑向大山。

新生的叶片、草尖、嫩苔,有哪样不是新鲜可口的好东西,吃到嘴里又香又甜。我们又活过来了,又有盼头了! 人们欢呼着,同时又燃起新的希望,四处响起吆喝牲口的声音和互相安慰祝福的笑声。

由于大家对过去的苦难体会太深,现在干起活来特别勤劳,不怕苦和累,种植荘稼,事事精耕细作,加倍施肥。除此之外,就是在山上看到只要是能吃的,不论老嫩,好吃不好吃的,一律搬回家来。.吃不完就晒干,以备后患,所以家家都装满了“干粮".一年到头来,人们是多么的珍惜这些能吃能喝的东西啊!

社会照样乱,但在巧云和家人心中,活命重要,吃的更重要。还可在爹回家时,能听到一些新鲜事,“孙中山先生”也就是爹告诉她们的。

今年基本风调雨顺,禾苗长势很好,到处绿油油的一片,人们看在眼里,喜在心底,只是匪患仍很猖獗,不时传来一些坏消息.但因大家都没什么积蓄了,所以也不再害怕被抢,至于人丁安全问题,也因天气暧和,心想最多也就是再到野外去数星星睡觉。

盐很贵,而且找不到地方买,有的家庭为了哄小孩,用线拴块小白石头,挂在板壁上,(那時是吃的是岩盐)时不時往孩子碗里滚一滚。不过爹总有办法弄些回来,隔三岔五还能给乡亲们的病人或小孩接济点,因此大家同样有说有笑,过着比较平静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