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赏鸟记(八)

分类: 小鸟云代金券 发布时间:2019-03-07 04:03

南京里-瑞丽植物园-弄莫湖及其附近荒地

今天(2月13日)是此次云南之行正式观鸟的倒数第二天,也是我个人感觉收获很大的一天。

早上我们在南京里观鸟,主要目标是金头穗鹛和金头缝叶莺。将车开到一座教堂旁,我们开始步行观鸟,首先迎来的是一只暗灰鹃鵙,金色的朝阳打在它翅下煞是好看。

暗灰鹃鵙

不久,灰林䳭黄颊山雀、红耳鹎、黄绿鹎、黄冠啄木鸟、蓝喉太阳鸟和朱鹂先后登场,摆脱了黑喉红臀鹎的“统治”真好。

灰林䳭(雄)

朱鹂(雄)

蓝喉太阳鸟(雄)

沿着山路左侧的一条小道往林子里走,逐渐传来金头穗鹛的叫声。随着叫声越来越近,我们都举好相机,聚精会神地静候它出现。不知何时,面前的树丛中窜着几个黑影,透过望远镜看去,正是金头穗鹛。

在与它们进行一番激烈的“搏斗”后,我终于拍到一张,也算把这个新加实在了。

金头穗鹛

看到穗鹛后,我们再回到大路上,听见了领鸺鹠叫,近的时候就在头顶上,但几经寻找,还是没把这只拳头大小的猫头鹰从密林中找出。

前方又是一个岔路,我们便又拐下去寻找金头穗鹛,想着能不能看得更清楚一些,但并没有看到,倒是一只大盘尾一闪而过,给我们一个惊喜。

最后去到一片小竹林,寻找金头缝叶莺。到那以后,蓝翅希鹛、黄腹鹟莺、蓝喉太阳鸟先后被记录在案。忽然一个转身,只见林子里一只小鸟在蹦来蹦去,阳光打在它金黄的头顶显得格外鲜艳,是金头缝叶莺。虽然它在我们头顶蹦了近两分钟,但因为竹林实在太密,无法对焦,终究还是没拍上一张。

既然目标鸟都看到了,我们便前往瑞丽植物园。这里虽然名叫“植物园”,但里面几乎没有人工痕迹,生境和外面的山林很类似,但鸟况却不是很好。

只看到一只绿嘴地鹃匆匆飞过,朱鹂雌鸟在远处躲躲藏藏,几只古铜色卷尾在竹枝上来回翻飞......突然关老师说了声:“这树瘤咋像个夜鹰,小娄同学拍一下看看”。拍下来一看,还真是个夜鹰,关大师再次发功了呀。为了方便定种,我们沿着山路往上走,尽量与它平视,这时角度比距离更重要。

一通狂拍后,它依旧在那,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在单筒中欣赏,后经确认是一只普通夜鹰,虽然普通,却是我第一次在白天见到夜鹰,也是第一次看到落版的夜鹰。

普通夜鹰

看完夜鹰后,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下山找地方吃饭。趁着等饭的空隙,我和韩大师一起在餐馆附近转了转,收获了灰腹绣眼鸟、灰胸山鹪莺、棕背伯劳、凤头蜂鹰、褐柳莺、红喉歌鸲和紫色花蜜鸟,看这鸟况,都可以作为一个小鸟点了。

灰腹绣眼鸟

灰胸山鹪莺

棕背伯劳

红喉歌鸲(雄)

紫色花蜜鸟(雄)

饭后,大部队先回酒店午休,关二爷带着韩大师和我一起先为下午要去的一个新鸟点探路,路上途径弄莫湖,也是鸟点之一,顺带就去看了一眼。

首先是弄莫湖公园,这里是最近新发现的一个黑颈鸬鹚的点,由于是城市公园,这里的鸟都不是很怕人。以往想要看黑颈鸬鹚基本都要去姐勒水库,但因为那边有人打鸟,所以距离都远得多。

午间的瑞丽和那邦一样,气温在30°左右,没多久我们便都出汗了。

到湖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绿鹭。作为一个绿鹭在我们那边并不常见的北方人,这是我第一次看清它。

远处还有与绿鹭长得很相似的夜鹭,但想区分它们还是很容易的。首先,夜鹭的体型要比绿鹭大;其次,夜鹭的虹膜为红色,而绿鹭的是黄色;最后,它们的腹部、背部的颜色也有所区别,夜鹭是白色和蓝黑色的,而绿鹭以蓝绿色为主,飞羽的边缘还有一圈浅色。

整体而言,夜鹭显得更像一个做贼心虚、鬼鬼祟祟的小偷,而绿鹭好似一位端庄优雅的大家闺秀。

突然,从左侧游来一只黑颈鸬鹚,期待着它跳上那个平台,站在绿鹭旁边。果不其然,它正合我意,我们也顺便拍了它们俩的合影。

顺利会师

既然是去新鸟点探路,就不能在弄莫湖久留,加了鸬鹚后便赶紧赶往下一个鸟点,路上看到了三只钳嘴鹳,也是今天的目标之一。它们虽然不如版纳植物园的那么大胆,但也很给面子,就在面前觅食。

钳嘴鹳是2016年的中国鸟种新记录,但现在,它们已是滇西南相对最为常见的一种鹳。

抵达今天的最后一个鸟点,这是一片在众高楼大厦中仅存的荒地之一,灌丛苇荡都很茂密。我们稍稍转了一圈后便回酒店休息,期待着后面的收获。

下午两点四十,和大部队一起二顾弄莫湖,那只绿鹭还在那里,它身边还多了两只灰头麦鸡和一只凤头麦鸡。

灰头麦鸡

凤头麦鸡

用望远镜向湖心岛望去,这才发现那边树上密密麻麻站的全是鹭和鸬鹚。

夜鹭、池鹭、大白鹭、中白鹭、白鹭、牛背鹭、苍鹭、黑颈鸬鹚、普通鸬鹚齐聚一堂,水面上的鸭子也不少,簇拥着印缅斑嘴鸭、斑嘴鸭、白眼潜鸭、赤颈鸭和绿翅鸭,可谓视觉盛宴。

我对着黑颈鸬鹚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它与侏鸬鹚的区别,不觉怀疑自己在新疆看到的和云南看到的是一种鸟。

印缅斑嘴鸭

白眼潜鸭

普通鸬鹚

黑颈鸬鹚

大群的鹭

走到湖边,向水中望去,只见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大名鼎鼎的入侵物种——罗非鱼,除此之外,已看不到其它水生动物,就连水生植物也几乎没有。

罗非鱼群

估计也正是因为数量庞大的罗非鱼,才吸引来了如此多的水鸟,但还是敌不过它们强大的繁殖能力。

我们用单筒望远镜扫了几圈对面的树上,没有发现钳嘴鹳,就打算去中午看见的地方瞅一眼,结果湖里有几个人游泳,鸟也早已不知去向,直奔那片荒地。

一只灰背伯劳站在树上,纯色山鹪莺也在苇丛中蹦来蹦去。突然耳边响起一阵强有力的鸟叫声,原来是关老师放的金眼鹛雀叫声,这里的生境很适合这种鸟。但放了一会儿没能得到回应,便继续往前走。

灰背伯劳

走在最前面的关老师突然说一只棕背田鸡钻入了苇丛中,可我们都在队伍后面分散着,全都错过了这一新。

不久后,远处的树顶也有了发现,两只白领八哥。虽然在那邦田见过,但那时毕竟远+背景差,于是对这两只还是保持着很大的热情的。

白领八哥

在这一小片荒地寻金眼鹛雀未果,只好再回弄莫湖观鸬鹚,路上看到了某苇莺(可能是稻田苇莺?)和蚁鴷。望着旁边逐步逼近的工地,这片“城市绿岛”也撑不了多久了。

稻田苇莺?

迎着夕阳,我们又回到了弄莫湖公园,这次,那三只钳嘴鹳被找到了,应该就是中午那三只。单筒中它们的“钳嘴”异常明显。

与此同时,有一只黑颈鸬鹚离岸较近,缓缓靠近后拍到了很满意的照片。中途它抓了四条鱼,但每次吞食的速度都很快,我只看清并拍到两次。

黑颈鸬鹚

拍完鸬鹚,我们便打道回府,结束了这收获满满的一天,今晚没有夜观,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今日记录:

南京里-瑞丽植物园-弄莫湖及其附近荒地

印缅斑嘴鸭

白眼潜鸭

普通鸬鹚

黑颈鸬鹚

凤头麦鸡

灰头麦鸡

凤头蜂鹰

珠颈斑鸠

绿嘴地鹃

普通夜鹰

小白腰雨燕

大拟啄木鸟s

蓝喉拟啄木鸟

星头啄木鸟

黄冠啄木鸟

暗灰鹃鵙

赤红山椒鸟

棕背伯劳

灰背伯劳

古铜色卷尾

白喉扇尾鹟

黄腹扇尾鹟

远东山雀

凤头雀嘴鹎

纵纹绿鹎

黑冠黄鹎

黑喉红臀鹎

黄腹冠鹎

绿翅短脚鹎

黑短脚鹎

黄腹鹟莺

金头缝叶莺

沼泽大尾莺

灰胸山鹪莺

纯色山鹪莺

金头穗鹛

蓝翅希鹛

银耳相思鸟

栗背奇鹛

长尾奇鹛

栗耳凤鹛

黄颈凤鹛

灰腹绣眼鸟

白领八哥

红喉歌鸲

蓝眉林鸲

红尾水鸲

黑喉石䳭

橙腹叶鹎

红胸啄花鸟

紫色花蜜鸟

蓝喉太阳鸟

纹背捕蛛鸟

我是一名热爱观鸟的中学生

观鸟游记、校园鸟况、观鸟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