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的原型:MAC项目、Multics与Unix

分类: 小鸟云代金券 发布时间:2019-03-04 01:24

接上文,1963年MAC项目在冷战的氛围中开始了。

Licklider首先从学术界、政府和工业界邀请了57位顶级专家,组织了一个为期6周的夏天学习计划。

前面提到过MIT已经开发了一个分时系统CTSS。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大家就在这个系统上边体验边学习讨论,很快把分时系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搞清楚了。

这种集中式的讨论极大的促进了信息的分享,与工业生产中原料的分工下再组合不一样,信息领域里信息必须充分共享才能创造更大价值。

/* 我个人其实感觉Licklider是把信息交换当作第一原则的。*/

早在1960年,在他的《人机共生》中(参考之前《》),曾经提到:

现有的图书馆、计算机对信息的存储与检索功能再加上与人的共生关系组合成一个思维中心,然后通过宽带通信线路把这些中心一个个链接起来组成一个网络……

到了1962年,Licklider又发表了一篇文章《On-Line Man-Computer Communication》,这是历史上第一篇讲述互联网的文章,再到后来推动APARNet的开展,然后APARNet又演化成了现在的Internet。

这一切都是在促进信息的分享。

Xerox 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与DEC系统研究中心的创始人Robert Taylor曾评价说在计算机技术里的大部分重要成就不过是Licklider远见的落地。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或许正是他对信息分享与人机共生信念让他看到多数人看不到的未来。

到了1964年,发生了两件事,这两件本事都是小事,但后续影响却是巨大的。

第一件,大西洋月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未来的计算机》(The Computers of Tomorrow),描述了一种计算作为公共服务的美好未来。

第二件,MAC项目组选择了GE作为硬件供应商。

先说《未来的计算机》,这篇文章出自MIT工业管理学院的Martin Greenberger之手。站在云计算的现在往回看,感觉这就像是项目立项时的总纲。

/* 大西洋月刊在1945年还发表一篇叫做《As We May Think》(诚如所思)的文章,现在读之仍惊为天人。 */

这里摘抄几段:

The computing machine is fundamentally an extremely useful device. The service it provides has a kind of universality and generality not unlike that afforded by electric power. Electricity can be harnessed for any of a wide variety of jobs: running machinery, exercising control, transmitting information, producing sound, heat, and light. Symbolic computation can be applied to an equally broad range of tasks: routine numerical calculations, manipulation of textual data, automatic control of instrumentation, simulation of dynamic processes, statistical analyses, problem solving, game playing, information storage, retrieval, and display.

正因为计算与电力一样具有通用性,所以具备成为社会服务的潜力,但作者又进一步把计算与电力做了细致的对比,指出了计算要像电力那样成为公共服务需要解决的三个关键问题:

The analogy of automatic computation with electrical power is subject to three major qualifications.

First, to get electricity, we simply reach over and flip on a switch or insert a plug into an outlet; computers, by contrast, seem complex, forbidding, and at a distance from most potential users, both in space and time.

Second, a wide variety of appliances, bulbs, machinery, and miscellaneous electrical equipment has been invented and perfected to harness electrical power for its various uses; each piece of equipment has its function built right into it, and each couples to its power supply in more or less the same way. But the general-purpose computer performs almost its entire repertoire all by itself, once it has been programmed appropriately, and employs its terminal equipment primarily for the entrance, exit, or temporary storage of information, and for little else.

Third, electricity is a relatively homogeneous product, produced centrally and transmitted without interruption and without intelligent guidance by the consumer. Computation, on the other hand, is dynamic in form, and its course is typically guided by action of the user. The tow-way dialogue and information feedback characteristic of on-line computation is totally absent from the electrical side of the analogy.

不知道作者看到现代云计算时会做如何感想,基础设施的发展与IAAS/PAAS/SAAS的分层模型可以说完美的解决了这三个问题。

在这篇文章的引导下,1964年,MAC项目团队决定开发一个叫做Multics的操作系统。

所以Multics操作系统就是作为公共计算服务的原型来开发的,它的关键目标便是同时让分布在不同地理位置的多人接入,并与系统进行实时交互。

此外,贝尔实验室和GE也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之中,其中GE便是系统的硬件供应商。

1969-1970年Multis在MIT的项目与注册用户数

Multics可能大家都没听说,但应该听过贝尔实验室,也应该听过Unix。

Multics设计非常复杂,具有很多功能,但整体效果却不太好,贝尔实验室后来接受不了Multics缓慢的进展便于1968年退出了项目。不过贝尔的工程师肯·汤普逊与丹尼斯·里奇却在Multics的启发下开发出了新的操作系统:Unix。

Multics——Multiplexed Information and Computing Service (Multics)

Unix——UNiplexed Information and Computing Service (Unics),谐音Unix

从名字可以看到作者对Multics的不满,而且为了开发Unix,他俩在1971年还发明了C语言。

/* 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像我一样体会平庸是什么感觉,真有点替他们感到遗憾。 */

再来说一下MAC选择GE做硬件供应商的事情。

其实MAC项目是在MIT原来的CTSS上开始起步的,而CTSS最开始运行在IBM709上。

为了做MAC项目,MIT一路从IBM709升级到IBM7090,而后又升级到了IBM7094。

MIT可以说是IBM的忠实用户,IBM明显有先发优势。

前面我们知道,MAC就是要开发Multics,那么硬件供应商就是以支持Multics所需的特性为标准来挑选的。而这一系列要求中有一个关键技术点是虚拟内存,即为了支持Multics的多人接入,硬件必须支持虚拟内存技术。

MAC团队负责挑选硬件供应商的人后来是这么解释的,他们当时接触了主要的几家大型机厂商(IBM与七个小矮人,GE便是小矮人之一,这段历史可以参考),IBM对MAC团队提出的虚拟内存技术不感兴趣,甚至还想说服MAC团队用自己的新电脑IBM System/360。

与之相反,GE显得“热情并且接受能力很强”,很快在自己的GE-635大型机上做出了调整,所以最终选择了GE作为硬件供应商。

/* 这如果是小说,我很想说IBM真傻,不会做生意,但真实世界中没有傻子,所以有两个问题值得研究: */

一个是IBM为什么拒绝了MAC项目的要求。

一个是这次丢单对IBM造成了什么影响。

每一件事都有里程碑般的影响力,下文便做分解。

马换了一次又一次,路愈赶越远,再要回去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我只得继续往前赶。朝雾早已在一片肃穆中消散净尽,那花花世界就展现在我的面前。

—— 狄更斯《远大前程》

——//////////——

国内商业机器